主页 > 故事大全 > 动物故事 >

一个渔夫和两只鸬鹚

2017-04-07 编辑:admin 点击: 手机版
一个渔夫和两只鸬鹚 一个渔夫带着两只鸬鹚在一条江里捕鱼。

这条江的两边都是高山,还有一座山,在江的中心突出来,好像从江里昂起了一个巨大的青鱼头,大家给它取了个名字,叫青鱼嘴。

老辈人说,因为上游的江水,直对着它冲来,把山底下的泥土,全冲光了,山底下是空的,山脚边也形成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深水潭。

江里的大青鱼,都躲在这座山底下的深水潭里。

每天清晨,渔夫就把鸬鹚放在船头上,划起双桨,撑船到青鱼嘴下面的深水潭,然后唱起“嘎嗨嗨、嘎嗨嗨”的号子。

鸬鹚好像听到了命令,就“扑通”、“扑通”地钻进水里去捉鱼。

渔夫又拿起长长的竹竿,在水面上啪啪地敲打着,跟在鸬鹚的后面。

第一只鸬鹚钻出水面来了。

它的名字叫“短尾巴”,嘴里衔着一条很小的鲳条鱼,把头昂得高高的,向渔船游来。

渔夫高兴极了。

鲳条鱼虽然小,但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。

他赶快落长竹竿伸出去,把“短尾巴”拉上船,取下它嘴里的鲳条鱼,放进船舱里,并且亲热地拍拍“短尾巴”的头,说:“真是我的好‘短尾巴’,又是你第一个给提上鱼来了。

”“短尾巴”听了主人的话,闪动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,十分得意地扇着翅膀。

它连连点着头,嘎嘎地叫着,好像在说:“下一次,我要给你捉一条大鱼上来。

”然后就站在船头晒起太阳来。

这时,渔夫又拿起长竹竿,在水面上敲打,并“嘎嗨嗨、嘎嗨嗨”地唱着,他在等另一只名叫“长脚”的鸬鹚。

过了好长时间,“长脚”才忽地一下钻出水面,用它坚实的嘴巴,紧紧夹住了一条足有1斤多重的青鱼,慢慢向渔船游过来。

渔夫一看,忙把长竹竿伸向“长脚”,拉它上船,取下嘴里的青鱼,更加亲热地拍拍它的头说:“捉吧,把更大的青鱼捉上来吧。

”“长脚”并没有像“短尾巴”那样,高兴地嘎嘎欢叫,也没有站到船头上去晒太阳,只是把翅膀扇了几下,又钻进水里捕鱼去了。

每一次第一个给渔夫提上鱼来的,总是“短尾巴”鸬鹚。

那些小鲳条鱼常在浅水里游,不用钻得很深,就能捉到。

“短尾巴”捉到小鲳条鱼后,就向主人嘎嘎叫上几声,好像在夸耀自己:“我又给你捉鱼来了,我干得不错吧。

”渔夫很喜欢“短尾巴”,觉得它能干,所以捉好了鱼,在给鸬鹚喂食的时候,渔夫总要在“短尾巴”面前多丢上一条小鲳条鱼。

有一天,渔夫又带着鸬鹚出发了。

到了青鱼嘴的深水潭,渔夫又唱起了响亮的捕鱼号子,用长竹竿在江面上敲打着。

两只鸬鹚同时钻进水里去捉鱼。

第一个捉鱼上来的,照例又是“短尾巴”,仍然是一条小小的鲳条鱼。

渔夫当然很高兴,因为这又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呀。

他又等待“长脚”把大青鱼捉上来。

但是,“长脚”上来时,嘴巴里却是空的,什么也没有。

渔夫生气了,扬起长竹竿,打了一个呼哨,警告说:“你偷懒,今天不给我捉一条大青鱼上来,我就要你的命。

” “长脚”见主人生气了,虽然很吃力,还是一声不响地钻进水里去了。

过了一会,“短尾巴”又捉了一条鲳条鱼,得意洋洋地浮出水面,向着渔船游过来。

渔夫赶快把它从水里拉到船上,取下它嘴里的鱼。

他正想向“短尾巴”说些什么,见“长脚”也钻出了水面,嘴上仍然什么鱼也没有。

渔夫更加生气了,他拿起“短尾巴”刚刚提上来的那条鱼,塞进了“短尾巴”的嘴里,把刚刚跳上船来的“长脚”,一竹竿拨到水里。

“长脚”鸬鹚在水面上游着,十分委屈地盯着自己的主人,因为它的肚子已经很饿很饿了,从早上到现在,还没有吃过一条小鱼,也没一粒米进肚。

这怎么有力气去捉鱼呢?而且它正在……不允许它再想下去了,因为主人的长竹竿扬到了它的头上,催它提鱼的号子,唱得更响。

“长脚”鸬鹚把嘴巴闭得紧紧的,两脚一用力,又钻进水里去了。

“长脚”再一次空着嘴巴钻出了水面。

它那一身羽毛,全粘在身上了,简直不能在水面上浮游了。

渔夫气得拿起竹竿,把“长脚”鸬鹚狠狠打了一顿。

“长脚”鸬鹚跌落在船舱里,挣扎着动弹不得。

又过了一会,水面上漂起了一层淡红色的血。

渔夫好奇怪,他向深水里一看,见水面下有一个黑影子,慢慢浮上来,江水也开始动荡起来。

“短尾巴”吓得不得了,赶快跳上渔船,渔夫也害怕起来,把船划到青鱼嘴的山脚下。

等那个黑影子完全浮出水面,才看清是一条大青鱼的背脊。

大青鱼横冲直撞地游过来,弄得江水发出哗哗的声音,吓得那些鲳条鱼躲进了水草里,连在水里捕鱼吃的野鸭,也惊慌地叫着飞走了。

大青鱼翻滚着,激起的水浪,足有几尺高。

水花溅到了渔夫的身上,把他的衣服也打湿了。

“短尾巴”躲进了船舱里。

大青鱼游着、翻滚着,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它好像感到筋疲力尽,再也游不动了,才慢了下来,最后翻了一个身,不动了。

大青鱼死了,渔夫这才把渔船划近大青鱼身边,他“啊”的一声叫了起来。

原来大青鱼的眼睛被啄瞎了,眼睛旁边和身上还有好些被啄过的洞。

江水里的血,就是从它身上流出来的。

渔夫明白了,什么都明白了。

他的手开始发抖,眼睛也变红了,呆呆地看着大青鱼,又猛地扑进船舱,把“长脚”鸬鹚抱了起来,抚摸着它的羽毛。


标签:
博聚网